正妹隨手拍_52.jpg

正妹隨手拍_6309.jpg

從合歡西峰回登合歡北峰

前面腳程快的夥伴就先行了

 

為了等著後面的兩個夥伴

自己則是坐在一個小山頭上面

看著回程綿延不絕的山頭

邊看邊想了好一段時間

 

自己心裡在想的不是自己之後要怎麼繼續爬上去

也不是在想後面的夥伴還有多久才會到

更不是想我們究竟幾點才能順利回到登山口

 

自己真正在想的是

為什麼我常常要透過很多事情來證明自己活著

透過爬百岳艱辛的過程證明自己活著

透過酷寒的氣溫凍著全身證明自己活著

透過肺很大力的呼氣與吐氣證明自己活著

透過心臟很用力地把血液輸送到全身證明自己活著

 

透過 很深刻 甚至有一些艱辛或痛苦的過程

來證明自己活著

仔細想想有這樣的必要嗎

 

其實自己一直都活著

活著就是活著

又何必去證明些什麼呢

 

也許自己覺得只是這樣活著還不夠

也許我只是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有限的生命

感覺更漫長一些

因為有時候在那個當下

真的會覺得時間很漫長

也許自己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總是用這樣的方式去證明自己活著

而不是很麻木活著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旅人 的頭像
旅人

失去的記憶

旅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